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深度 |复工难,盘点着急,电子烟中小玩家生死在进行中

李嘉良向时代财经透露,电子烟厂所在的工业园区有十几家工厂,但都没有开工建设,大部分都停留在审批过程中复工。 “深圳的工厂大概八九成都还没开始。”

现在深圳,复工不容易。除了填写四十多份申请材料外,李家良的员工,从管理层到普工,都需要在一个叫“强安”的APP里进行防疫专题学习和考试。

微信图片_20200220125811.jpg

深圳公司复工前必须在“强​​安”APP学习

据李嘉良介绍,为了应对疫情,复工后,除了对员工进行体温检测外,还将每天免费为员工提供三个口罩,每4小时更换一次。 “此外,工人在工作时,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必须1.5米以上。每个车间也有专门的固定清洁人员,对车间和办公区域的所有部分进行喷洒和消毒。”

但比较尴尬的是,即使李家良的复工申请获得批准,公司仍然面临人手短缺的问题。

“还有三分之二的员工留在老家,工资还在发。如果还没来得及回去工作,只能让公司的研发和销售人员先支持一下。” ”李嘉良说。

相比疫情前可以下楼招人的情况,为了复工后有足够的员工,李家良现在还委托一些有奖励的公司来招人面试。 “相当于交了额外的猎头费,如果有人成功带人到贵公司面试,而你成功入职1个月以上,每人要交1000元。”李嘉良说。

如果复工,成本就被消耗掉了,工厂租金、员工工资等费用一秒钟都在不停地累积。李家良估计,公司一个月内净亏损超过40万元。 “我们是民营劳动密集型企业,自有资金支持,没有政策减免。”李嘉良说,“我们不能发货,一是客户付不起余款,二是没有。知道复工时间,客户不敢下单,整个生意就卡住了在这里。”

2-4月属于电子烟厂商的订单和生产旺季。如果本季度出现净亏损,很难保证全年是否盈利。至于公司在这种状态下能坚持多久,李嘉良给出了3-6个月的时间,这是国内大部分工厂的收款期。

另一方面,对于像Mcwell这样较大的电子烟厂商,他们在2月17日部分复工,并且已经开始了新年的校园招聘。

国内雾化型电子烟市场头品牌悦刻是Mcwell的主要客户之一。 悦刻也在2月18日告诉时代财经,悦刻的生产线在17日已陆续复工。

中小品牌排队工厂,疫情加速洗牌

当大部分工厂处于关闭状态时,下游品牌商和代理商难免会受到影响。一方面,品牌商受制于工厂的产能,自己的库存很赶。另一方面,线下渠道被关闭。很多品牌代理商都开不了店,卖有货也卖不出去。

徐顺健为深圳市雾职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其电子烟品牌雾职被视为中国的中游品牌。他告诉时代财经,目前400万件的武展库存可以支撑到3月初或中旬。

“工厂生产周期是14天。如果我们不能在3月初开工,对我们的影响会更大。”徐顺剑说道。不过,他继续表示,即使尽快开工,工厂也会优先生产大品牌的订单。 “也许大工厂或者大平台,他们的优势会更大,小估计撑不下去了。不行,他们排不了那么多。”

2月17日,知名的电子烟展IECIE官方UBM创意展也宣布原定于4月24-26日在电子烟展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也将被推迟。 “这会影响到我们招商,至少上半年是很难招商的。”徐顺剑说道。原计划4月初推出新品武展,因工厂暂停,产品模具未改电子烟ODM,只能延期进度。

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_eleaf电子烟工厂_电子烟能试验感烟探头吗

明都是2019年8月新成立的电子烟品牌,去年年底才刚刚生产了一批新品。 “原本,我计划在年底之后将我们的线下门店销往全国。刚开始准备做大事的时候,是因为疫情导致无法开工。现在只能在微信卖上完成。”一位民都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这样说。

品牌代理商人们正面临备货不足和价格上涨的困境。

“(供应)目前正在逐步恢复,但由于工厂复工的延迟,预计全面恢复(供应)将在3月份。” 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负责人姜龙仔18日对时代财经说。

“很遗憾一年前库存太少,导致库存不足价格又贵。”梁冠龙经营着两家电子烟专卖店,分别是悦刻和雪加的代理商,“如果没有货,我只能找其他代理商取货。现在批发的价格涨了2-7元,价格算高了。”

梁冠龙向时代财经透露,因为疫情,他的店铺无法开张,只能在微信上接单。与过年前相比,销售额直接减半。目前,对于梁冠龙来说,一方面下游需求尚存,但交货困难,另一方面上游供应不足,供应恢复时间不确定。 “所以这段时间不敢多拿货,怕突然价格Just调回来。”

事实上,在中国电子烟市场,与澪都处境相似的小新电子烟品牌并不少见。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我国的电子烟企业在过去十年中持续增长。虽然近年来增速有所下降,但20186、2017、2018年新注册企业均超过1000家,2019年以来电子烟企业新增企业2000多家。

电子烟Industry 迎来又一次洗牌期已成为业界共识。多位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受疫情影响,加上此前线上禁售的影响,资金不足电子烟代加工,研发实力不足。实力较弱的电子烟厂商和品牌将逐渐走向市场的边缘并被淘汰。

混乱战胜疫情:行业等待“国标”实施

电子烟能试验感烟探头吗_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_eleaf电子烟工厂

很多业内人士也表示,疫情的影响只是暂时的,线下禁售和电子烟缺乏明确的监管标准,对行业的考验和伤害会更大。据时代财经报道,电子烟监管现阶段仍处于“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估”的“三不”状态。无论是电子烟manufacturer还是品牌,现阶段从生产经营管理水平似乎参差不齐。

某电子烟品牌创始人林晋此前告诉时代财经,除了头部品牌可以吸引才,其余的都是在技术和产品上复制。 “你看这个产品还不错,拆开交给代工场,求这个产品的外观,这个产品的内部,加个logo。这是我的新产品。” “

在林晋看来,无论是一些品牌,还是小电子烟加工厂,都存在企业管理意识落后、员工素质低的问题。 “他们靠抄袭别人的产品生存,与价格战这样的原始低级手段竞争。现在迫切需要消灭生产劣质产品的小电子烟代工厂。”

一旦标准形成,大量不达标的小厂家会迅速退出市场。 “如果烟油受行业监管,对公司的资质和要求会更高,比如生产环境,还有一些证书。”李嘉良说,“如果真的那样,很多小公司可能是我做不到的。”

事实上,我国的电子烟行业监管体系和标准正在逐步建立。 2017年1月,我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成立(工信部单位)。 2018年6月,国家强制性标准计划“电子烟”和国家标准计划“电子烟液烟碱、丙二醇和甘油测定气相色谱法”进入评审阶段,原计划10月面世2019年过去了,还没有发布。

但在李嘉良看来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监管电子烟只是时间问题。他将此过程解释为传统烟草公司与新兴电子烟企业之间的博弈。 “这要看电子烟的火爆程度了电子烟ODM,只要这个产品不直接影响传统卷烟的销售,政府明文规定就不会这样,快出来吧。”

事实上,许多传统烟草公司已经为新型烟草市场下了棋。以烟草包装集团金佳有限公司为例。旗下金佳科技与云南中烟子公司共同成立佳裕科技,目前负责云南中烟加热不燃烟具的生产。

此外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金家与北京米物科技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银微科技推出电子烟FOOGO(福狗);金佳科技是云南中烟、上海中烟、贵州中烟、河南中烟、广西中烟等中烟企业的子公司,为烟具提供研发服务,同时也为FOOGO、WEBACCO、GIPPRO、LUMIA等提供研发服务。品牌、代工 服务。

“如果传统烟草研发公司真的做电子烟,强大的掌门代工企业就是受益者,因为烟草公司肯定会找到最好的代工厂帮他代工,小和中型企业基本被排除在外,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李嘉良有些悲观。他直言,很多小厂商只能选择转行或者把目光投向海外小市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嘉良、林晋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厂家网 » 电子烟代工厂工业园,深度 |复工难,盘点着急,电子烟中小玩家生死在进行中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