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信电子烟贴牌,资本加持名人平台。 电子烟在控制的漩涡中还能飞多久?

站在通风口上,猪可以飞。今年的创投行业风起云涌,这次是电子烟。风口打开,资本涌入,品牌野蛮生长。然而,上市半年多的电子烟,目前正经历着管控危机和与个人健康相关的信任螺旋式上升。

行业第一巨头进入中国受挫,电子烟遭遇全球控制

在全球范围内,电子烟 正在经历一个多事的控制禁令时期。近日,纽约州、堪萨斯州、密苏里州三个学区起诉电子烟超级JUULLabs,指控其诱导年轻人使用电子烟,导致危害公共健康,给这些学区带来经济负担对于全球最大的电子烟巨头来说,今年可以说是麻烦不断。此前有消息称,加州联邦检察官正在对 JuulLabs 展开刑事调查。

9月初,有消息称Juul在国内部分电商平台开设了旗舰店,并推出了烟弹薄荷味、弗吉尼亚烟草味、芒果味和奶油味。然而,在市场进入中国仅一周后,这些产品就下架了。

Juul Labs是美国电子烟公司PAX Labs于3015年6月推出的电子烟品牌,3017年分拆为独立公司,短短三年时间,估值已达380亿美元。尼尔森数据显示,截至3018年5月,Juul在美国占据电子烟市场68%的份额,稳居全球电子烟品牌榜首。

由于市场在美国的麻烦,沃尔玛已于9月30日发布声明,停止在门店销售电子烟产品。除了被沃尔玛封杀外,印度还通过了全面的禁售电子烟法规,涵盖生产、制造、进出口运输、销售到配送、仓储和广告。据不完全统计电子烟OEM,目前全球已有189个国家和地区出台了电子烟管控措施。 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泰国等地已经全部或部分禁止电子烟产品。

虽然国内对电子烟的禁令尚未正式发布,但质疑声已经盛行。央视在3.15晚会上曝光“电子烟的危害”,称通过市场购买的8种电子烟烟液被送到实验室检测,其中部分被发现是尼古丁内容超标。还说实验证明电子烟含有大量有害物质,危害不比传统香烟少。

在“吞云吐雾”的风波下,媒体和矿机巨头都分得一杯羹

Juul Labs 的挫败并没有阻止电子烟 今年成为顶级风险投资家。不过,国内创投圈的关注也源于Juul Labs在美国融资的火爆,尤其是该公司被万宝路母公司收购股权。

这让嗅觉灵敏的国内投资者看到了机会。我国是烟草消费大国。根据中国烟草香港招股说明书,3018年中国吸烟数量为3.060亿,3018年卷烟销售额达到14405亿元人民币,约占全球卷烟消费量的44.6% . 如此计算,去年中国烟民平均在吸烟上的花费超过4700元。

机会是烟草消费以天为单位,但我国的电子烟渗透率不到1%。有人乐观估计,即使国内电子烟渗透率只增长到10%,也能产生千亿的市场。因此,据“ec电子烟世界”不完全统计,仅3019上半年,电子烟行业的投资案例就超过35起。按已披露的投资额计算,总投资额超过10亿元。这一时期,一些跨境网红也顺势而为。

今年年初,罗永浩是Fulu电子烟站台,还被曝加入小野电子烟为联合创始人。一个名为“灵溪LINX”的电子烟得到了多位自媒体人的支持,其中包括同道大叔的董事长、Vision Vision的CEO、君吾Ciplane的CEO。此外,矿机巨头嘉楠耘智也被曝孵化了电子烟品牌,名为“Wel Whale Light Smoke”。

当地风险投资家卞龙刚表示,电子烟的创新和消费者粘性更符合互联网流量变现的需求。很多创始人擅长造爆款,所以吸引基金可以进入,实现快速赚取回报。在电子烟风口的帮助下,一些资本方因此受益。年初以来恒信电子烟贴牌,创业板公司亿维锂能的股价涨幅超过100%。让它业绩飙升的不是主业锂电,而是电子烟的布局。参与电子烟公司麦韦尔,今年上半年亿威锂业将获得3.680亿的投资收益,占其总利润的73.91%。

电子烟brands争相开店,突出戒烟与时尚的概念

电子烟是尼古丁等材料通过雾化等技术手段转化为蒸汽后提供给用户的产品。

在中国市场,其实已经存在十多年了。 3003年,药剂师韩立发明了现代意义上的电子烟,次年创立了“如烟”品牌。然而,在经历了在港交所上市的荣耀,被媒体曝出戒烟效应造假,业绩同比下滑,被帝国烟草收购的一波三折之后,这个电子烟“鼻祖”品牌在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了。

目前市场上量产和销售的电子烟品牌,大部分都是在一两年内建立起来的。为了快速向消费者推销产品,很多厂家在营销中都强调了这两个标签:一是健康替代卷烟;另一个是时尚体验。

在电商平台上,电子烟多以时尚单品出现。公开声明的卖点是减少焦油等的摄入,没有明火等,可以有效帮助戒烟。口味上,除了传统的烟草味外,还有薄荷、绿豆、冰棒、桃子、西瓜、奶昔、泡泡糖、棉花糖等。

在西安的很多商场里,也有卖电子烟的实体专柜,卖的品牌和电商平台大致相同。在高新区某商场的电子烟柜面,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寄售的电子烟品牌有多个电子烟贴牌,雾化器(烟具)价格从两三百个不等元至数千元。除雾化器外,日常消费主要以烟弹更换为主。以某款售价399元的电子烟为例,每盒3片的烟弹售价99元。售货员表示电子烟可以帮助戒烟,使用烟弹需要多长时间因人而异。然而,当记者问到“吸电子烟会不会上瘾,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电子烟”时,销售人员并没有直接回答。

那么电子烟能达到戒烟的效果吗?没有研究结果可以证明。世界卫生组织今年7月发布的《3019全球烟草流行报告》称,所谓“电子烟害小”等言论,只是烟草企业的宣传策略。世卫组织表示吸烟者可以从尼古丁完全受益。

野蛮生长的背后,看似暴利,实则盈亏难测

资本的进入电子烟代加工,让电子烟品牌迅速成长。野蛮生长的背后,是行业混战愈演愈烈。

一位电子烟worker告诉华商报记者,很多电子烟品牌都采用代工贴牌模式,从代工厂展示的模具中选择适合自己的模具。至于烟弹中装的烟油,由尼古丁、香精香料、甘油组成,代工factory一般也有基本配方可供选择。也就是说,大部分企业不需要做产品研发、开发设计等技术方面的工作,主要集中在渠道和营销上。

消息显示,在争夺渠道的过程中,品牌商甚至会以低于产品成本的折扣开店市场,引发行业恶性竞争。一些品牌在获得融资后,将利润全部砍掉,并提供终端补贴。这导致市场上的消费者购买买烟弹并经常收到烟弹甚至免费的吸烟配件。

据说电子烟在产业链上有着极高的利润率。一个出厂价几十元的吸烟器具在市场上可以从卖到几百元,而一个售价几十元的烟弹,成本价只有几元。再加上大众对烟草行业的了解,电子烟形成了暴利的印象。但是,传统烟草市场的专卖机制意味着与电子烟行业没有激烈的竞争。同时,电子烟创业者宣传的用户粘性和高复购率尚未完全形成。

从电商平台的消费者反馈来看,除了戒烟为烟购买买之外,还有不少消费者出于新鲜好玩的态度购买电子烟。在很多电子烟实体销售店面,很少能看到拥挤的顾客。据业内人士透露,罗永浩、蔡跃东等网红虽然拥有自己的流量,但对电子烟的曝光量却增加了不少。福禄、魔笛、snow+等电子烟品牌也推出了大量公众活动,但市场国内反馈依旧缓慢。

在渠道和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成本和精力后,许多看似有利可图的电子烟brand得失令人迷惑,甚至成为宣传业绩和吸引的代言工具,在一些场合。在某种程度上,它与过去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产品相似。

集资是一场赌博,继续面临巨大的法律风险

影响国内电子烟行业走向的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政策层面的监管。此前,有消息称,国家标准管委会下发的电子烟国家标准制定计划将在近期实施。不过与市场的野蛮生长相比,电子烟国标还未出炉,产品监管相对空白。

卞龙岗认为,对于在电子烟砸了一大笔钱的资本方来说,由于政策风向的不确定性,加上行业竞争逐渐激烈恒信电子烟贴牌,持续上涨也是事实抽身离去其实是一场赌博。

有业内人士认为,电子烟在全球多个地区正在经历一场管控旋涡,但暂时还没有完全被禁,资本不会轻易放弃这块短期内的蛋糕。只是处于监管边缘的电子烟,自己的安全纠纷也难以解决。未来如何管理和控制也将在一定程度上考验监管水平。

在资本的推动下,电子烟不断通过时尚的促销套餐吸引消费者吸,但从卷烟产品的体验来看,时尚很难消除外界对健康的担忧。在电子烟宣传中,与其声称是安全、健康和有益的戒烟,不如在卷烟产品上标注“吸烟害健康”,以说明该产品对人体健康的实际影响。

好生活文化商旅研究院院长夏强认为,与共享出行等大众相对接受的资本渠道相比,电子烟行业的消费群体相对较小。未来,影响行业风向和资金偏好的不仅仅是盈利能力,更大程度上受法律风险和准入制度的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厂家网 » 恒信电子烟贴牌,资本加持名人平台。 电子烟在控制的漩涡中还能飞多久?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