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电子烟代工,与朱晓穆的对话:从锤子0001员工到电子烟创业,理想主义并未消亡

[摘要]电子烟风口的兴起,伴随着诸多争议,罗永浩也参与了相关的创业项目。一些锤子迷认为,理想主义和电子烟的高额利润与之前锤子手机的失败背道而驰。外界普遍评价,罗永浩曾经包装的理想主义光环早已消失。

薛芳,《深网》作者

朱小牧是锤子科技的0001号员工。他创立了电子烟品牌FLOWFLOW 最初由四名合伙人组成的团队,其中三名来自Hammer。

朱小慕是从牛博网认识罗永浩的。当时,朱小木还在美国学习建筑。后来,罗永浩邀请他回国创业,在一所英语培训学校当老师。朱小木的英语教师培训还没有结束。罗永浩突然对手机着迷了,朱小木一天没当英语老师,就加入了锤子科技。

我加入公司已经六年了。在此时的朱小牧看来,虽然在锤子科技没有什么特别舒服的日子,但他感谢老罗给了他六年的创业经验。

“锤子的很多员工都有一个特质,他们很乐观,很容易被点燃,他们看重精神的东西,他们比较理想主义,不太在意现实中的得失。他们只要认出来就行。”朱小牧说,“目前只是换个轨道。”

在去年10月之前,朱小慕从未想过要创业。但他突然发现罗永浩电子烟代工,他熟悉的一群产品经理经常聚在一起抽电子烟。两位熟悉朱小木的投资人也找到了他,和他聊起了电子烟行业的火爆,劝他自己创业。

在他们看来,朱小木非常适合电子烟industry创业-硬件背景,懂产品,懂硬件,懂渠道,懂营销。后来,这两位投资人中的一位成为了朱小木的天使投资人,一位从经纬创加入了FLOW。

电子烟风口上升,伴随着诸多争议,罗永浩也参与了相关的创业项目。一些锤子迷认为,理想主义和电子烟的高额利润与之前锤子手机的失败背道而驰。外界普遍评价,罗永浩曾经包装的理想主义光环早已消失。

但朱小牧认为理想主义和商业经济并不冲突。

在望京的办公室,朱小木的办公桌上摆着各种电子烟产品,他从朋友那里拿了一个产品——口香糖之类的产品。朱晓木说,“当烟雾是抽时,它会升温,热量外面的金属壳会产生氧化铝。氧化铝之后的人吸会变哑,非常危险。”

生产商可以通过简单的金属外壳降低成本,同时不会影响短期利润。朱晓穆认为理想主义会贯穿产品,“我们使用食品级塑料来保护内部的内部组件,不会与外壳发生化学反应。”

从2018年开始,关于电子烟的讨论逐渐增多,是否更健康的讨论从未停止。

朱晓木解释说电子烟OEM,FLOW产品使用的是新一代尼古丁盐烟油,不含焦油。为了保证产品的健康,他为每一种FLO的口味找了一个实验室,对其中的所有物质进行了检测。基本上没有市场质疑的不合规有害物质。

另外,朱小木认为口味选择多是他们的特色,FLOW在烟油中引入了三重口味设计。

在今年央视315“喊话”电子烟之后,电子烟似然已经被放到幽略火山口,被“言语惩罚”。即便如此,在整个创投市场上,电子烟的投融资并没有停止。

据IT橙色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中国已完成14笔电子烟企业融资,融资总额约5.740亿元,高于全年投资额去年的。 电子烟的资金包括IDG、经纬创投、源码资本、真格和美华创投等多家投资机构。

电子烟,这是什么生意?

数据显示电子烟代加工,2017年全球电子烟销售额为120.540亿美元,美国和英国以市场为主,分别占39.28%和14.40%。 2017年电子烟在美国的销售额达到47.340亿美元。 2018年12月,JUUL被奥驰亚以128亿美元的35%股权收购,估值380亿美元。

在中国,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烟民已达到3.50亿。按照电子烟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的消费比例,约占30%,电子烟市场将超过1亿(目前中国只有1%左右)。更重要的是电子烟产业链非常完整,进入门槛非常低。

电子烟最大的生产基地是深圳,拥有500多家公司,其中80%是员工不到50人的小公司。如果你有造型或者营销创意,可以“存”一套电子烟。因此,产品破损、漏液、电极下垂、短路问题时有发生,成为电子烟领域的现状。

美国电子烟 被纳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每个电子烟 必须经过 FDA 的每种口味的批准才能出售。但是,在国内,电子烟监管还几乎是一片空白。传统烟草行业早就建立了国家专卖系统,国内电子烟创业公司不属于传统烟草。

6月3日,据《新京报》报道,从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获悉,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已经审核完毕,目前处于“审批中”状态。根据项目进度,或年内发布。

对此,朱晓穆认为,国家标准的出台对行业来说是一大利好。 “首先要明确的是这个电子烟,国家必须管它,不管不可能。第二是怎么管?国家有标准,按照标准就可以了。这是真的对于整个行业。一件好事。”。

以下是朱晓穆的采访摘要:

《深网》:离开锤子后,你为什么选择电子烟field创业?

朱小牧:整个选拔过程很短。看到身边的一些产品经理朋友开始抽美国的电子烟Juul。我对这波人用什么很敏感,就是这些人先用了iPhone。

他们用iPhone的时候,都笑了,说你的东西没有键盘,你的东西很容易坏。所以呢?我发现这波产品经理的粘性非常高。然后我尝试了一下,我发现我喜欢它。

焦油碳氧化物和高温的裂解反应,这个电子烟没有,但是尼古丁有。 尼古丁是一种有害物质,但它对人体的危害绝对与其用量有关。所有物质都与计量有关。拿一锅盐,吃一勺一勺,人大概是半夜没命了。 尼古丁 是一样的。

根据我们的计算,对于成年人来说,吸入尼古丁每天的含量是可以安全代谢的,但前提是要控制一定的量。大多数人不会达到这个水平。

接下来,我会考虑我是否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我做不到,我就不会考虑。第二,如果这件事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我不会考虑。后来我发现,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四个重要的指标——产品、品牌、渠道和资金。

从产品维度来看,我们团队曾经是硬件创业的,我们有硬件创业的基因。我们和网红出来做电子烟或者互联网公司的人出来做电子烟完全不同。我们了解硬件生产和供应链中的情况。

品牌推广,我以前负责品牌推广。 Hammer 知道如何在互联网上玩游戏。

电子烟这个行业比较敏感。国内没有法律禁止电子烟做广告,但是各大平台、综艺节目、电梯广告都是比较忌讳的。我们的主要社交媒体位置正在闪烁。

第三个是渠道。锤子创业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渠道的朋友。原来的频道是3C频道,但是电子烟我们刚才说了,它不仅是一个消费产品,还是一个潮流品牌。我们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投给了江小白。

第四个是资本。当时经纬的投资经理找我谈话时,他们很看重我们的团队,所以钱很快就到了。他们告诉我,只要深入这个行业,他们就会去做,当时我就有信心。

“深网”:创始团队从何而来?

朱晓木:在确认电子烟field 创业后,我联系了我们原锤子的工业设计总监。然后他从 Hammer 辞职了几个月,开始创业。我找到了他,告诉他你必须出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因为他是不是加盟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想制作差异化、美观且易于使用的产品。一定有这样一个人加盟电子烟ODM,领导锤子手机的研发。我们在望京约了一家星巴克。我带了一个美国人电子烟Juul,告诉他电子烟工业的商业模式。我们将如何传播它……他被我说服了。

我们是好兄弟。我们一起努力了几年,我们遇到了麻烦。我们本质上是相似的人,特别乐观,特别容易被点燃。只是它没有在现实的层面上看待得失,或者如果我认为我会这样做。

他原是摩托罗拉,后来去了联想,一直做工业设计。去年10月开始考虑电子烟创业。他从 11 月开始帮助我进行工业设计,然后我们在 12 月发布了第一款产品。

现在我们的工业设计团队有五六个人。除了工业设计,他还负责整个硬件的研发、供应链和生产。

我的第二个合作伙伴是锤子的软件产品经理,他来后负责渠道。他整合了线上和线下渠道。我们从蒙牛可乐这样的快消品行业招聘了很多人,也从华为招聘了一些销售能力强的人。 电子烟 是一个非常新的类别。它既是消费品,又是快消品,又是潮流消费品。因此,它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进行推广。

我的第三个伙伴更有趣。他是我的投资经理,来自经纬创投,是我投完案后过来的。他来后,负责我的财务和法律事务,然后海外市场的发展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刚才我从产品、渠道、资金三个方面介绍了合作伙伴。我曾经管理品牌。现在我们已经聚集了很多这方面的专家。作为奥美的董事,他会帮助我创造新媒体。 ,所以这件作品的传播性也不错。

电子烟行业产业化程度低

“深网”:我们的频道怎么样下沉情况如何?

朱晓木:电子烟还是一个很重的行业罗永浩电子烟代工,因为线下渠道成本很高,我们把渠道业务分了,我们是大省代模式,层层递进。我们已经开了好几家店了,一二线城市、五六线城市都没有,比如山东临沂、安徽阜阳。这个行业的下沉是自然的。一是高需求,二是对潮流的追求。

这是一个超级新的行业。在线扩展有其局限性。线上人群很容易覆盖,所以线上的增长速度比线下慢。因此,我们公司的策略是线上线下并重。

我们公司的策略是线上线下并重。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线下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线上。这个市场会很大。

“深网”:电子烟的硬件生产和供应链对于手机来说真的很简单吗?

朱小牧:电子烟供应链相比手机供应链确实简单,但问题是手机供应链已经很成熟了。 电子烟的供应链还处于狂野状态,全部由工人手工完成,产业化程度很低。我们的电子烟制作工厂是之前Hammer出品的工厂。他一年前开始在海外代工做电子烟。生产工厂的利润不低,电子行业的利润远高于手机。

“深网”:进入电子烟行业最大的意外是什么?

朱小牧:这个行业给我带来了最大的惊喜。我发现这个行业不赚钱。 1、目前电子烟市场仍处于潜伏期。产品的推广依然严重依赖线上线下中间渠道。为了以最高的效率接触用户并降低成本,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会努力工作。 . 2、电子烟 产品的用户体验有待提升,需要更多的技术创新投入来提升,包括生产上的产业升级等等。所以电子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门槛低。

“深网”:据悉电子烟的强制性国家标准已经审核完毕。这会对行业产生多大影响?

朱小牧:大加分。首先要明确的是这个电子烟,国家必须照顾它,不管是不可能的。如何管理第二个?国家已经颁布了标准,照着这个标准是没有问题的。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厂家网 » 罗永浩电子烟代工,与朱晓穆的对话:从锤子0001员工到电子烟创业,理想主义并未消亡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