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 贴牌,电子烟被“收藏”的前夜

在消费市场上,没有什么比上瘾的产品更稀缺、更有利可图的了。

人们很难想象,一根烟杆加上电子烟还不够长一支笔管,加上1.9ml加上尼古丁的烟油就可以撑起几百亿世界上的美元。 “蒸汽”业务以美元计。

更让人意外的是,尽管电子烟2005年诞生于中国,深圳export的电子烟全球份额占市场90%,但在中国始终是“无注册账号” . 电子烟的真空区属于普通消费品、烟草制品或药品。由电子烟监管的职能部门尚未最终确定。

不出意外,监管的重锤即将落下。 2021年4月22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将通过关闭征求意见,补充规定一:电子烟等新烟草产品参考

本条例对卷烟的相关规定执行。

这意味着电子烟等新型烟草产品可能会正式“纳入法律”,并参照传统卷烟进行监管。

此前,公共卫生界认为,让烟草主管部门对电子烟进行监管,会给本已困难重重的控烟工作带来更大的挑战。遏制电子烟大流行,最好的办法就是“全面禁止电子烟在市场流通”。 (详见《谁该监管电子烟?工信部草案引争议》,南方周末2021年4月3日)

2021年4月中旬,在电子烟被“收藏”的前夜,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深圳市多电子烟制作公司。与控烟派相比,业内人士大多“欢迎”征求意见稿。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规可能会给行业带来短期的“阵痛”,但从长远来看,对顶级品牌有利。

1、期待被“收藏”取“账号”

听说电子烟可能回归烟草专营专卖系统,电子烟相关个股也来了“敬重第一滴”。

3月22日征求意见稿一出,美股上市的悦刻电子烟母公司五芯科技股价暴跌47.84%,蒸发14 4.一夜之间60亿美元; 电子烟equipment 龙头公司 McWell 的母公司在香港上市的 Simer International 一度暴跌 40%。

“Capital市场惊慌失措,认为电子烟可能会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但悲观的声音很多,并不代表它是主流。”一位负责人电子烟品牌合伙人创始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加强监管对中国的电子烟行业来说确实是好事——没有监管,任何产品都不能长久发展。龙头企业不怕监管,但怕“不知道能活多久的不确定性”。 ”。

在全球范围内,巴西、泰国、印度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已全面禁止电子烟的生产、进出口、销售和广告相关业务。但在中国,电子烟仍处于监管真空的灰色地带。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工业委员会主席欧俊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多年来,我们一直呼吁国家给我们一个身份,让电子烟产业发展以规范、科学的方式进行。”一旦被纳入烟草业。 专卖法,指的是香烟管理,意味着电子烟将获得合法的“户口”。

虽然国内公共卫生和疾控系统专家一直建议将电子烟交给卫生保健、药监部门或市场监管部门,但电子烟行业人士仍然倾向于投资国家烟草专卖局公司的“拥抱”——监管政策的落实和“三无”产品的淘汰,才能让正规军和龙头企业更好的成长。

“2019年11月网络禁售电子烟后,因为开线下店成本太高,把电子烟当成互联网产品的人,找代工厂生产再贴牌销售电子烟Basic 已退出游戏。”知名电子烟品牌博德公司合伙人兼CMO方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与2019年相比,全国电子烟active品牌数量减少了90%。

目前电子烟企业税负率只有13%左右,与67%的卷烟综合税负率相比差距巨大。 “提高税率其实不是问题,只要国家发身份证就是好事。”欧俊彪说。

2、“我们几乎没有经历过寒冷的冬天”

北京发来的征求意见,迅速震动了1950公里外的“全球雾谷”深圳市宝安区。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拥有近8000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其中3000多家集中在宝安区。

而宝安区沙井街则是世界的“心脏”电子烟“帝国”。你可以在这里轻松找到电子烟生产厂家所需的所有原材料:生产金属烟杆的代工厂、供应烟嘴的塑料厂、包装盒厂。没有熟人带路,很难从电子公司和科技公司的招牌上看出它与电子烟的联系。

几乎每家电子烟企业都会在门前张贴“普工急聘”招聘广告,工资从5000元到7000元不等。一位电子烟厂家的技术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9年9月之前,沙井的电子烟厂门前经常有快递员在排队,一批订单生产后立即发货. “2020年11月后再次出现”的“奇观”。

“我们几乎从未经历过寒冷的冬天。2020年美国市场监管趋严后,俄罗斯市场将再次变热。” 4月11日,沙井地区的大电子烟代工厂朋友陈力(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仅在2021年4月中旬电子烟代加工,包括ZOVOO(造雾)在内的两个电子烟新品牌将在深圳的新闻发布会“官宣”中推出。品牌所属深圳吉羽科技有限公司CEO赵冠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公司2014年开始做芯片,2017年开始电子烟,电子烟产品已远销海外70多个国家和地区。

最近,他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现在进入国内市场电子烟市场是不是太晚了?”在赵冠云看来,与其他成熟的消费产品市场相比,电子烟工业市场的发展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未来,市场将无法成为一家能够通过技术创新为用户带来真正改变的霸道、真正有能力的公司。

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多行业都特别困难,但电子烟工业却迎来了强劲反弹,线下门店如雨后春笋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在一些地级市甚至小县城的核心区域,可以看到悦刻等电子烟品牌店。除了便利店和小商户、超市、专卖shops等销售渠道,还有健身房、夜总会等休闲活动,电子烟也不乏。

2021年1月1日,出生于1993年的杨欣在家乡天津的一家老字号商场开了一家电子烟品牌加盟店。与奶茶、餐饮等需要大量投入加盟费的行业相比,线下销售卖电子烟的“创业”成本极低——到店补贴由品牌支付电子烟 贴牌,而且有些甚至补贴四个月租金。

杨欣坦言,他每个月都可以卖出近百支电子烟,营业额3万元,不包括开店成本,利润在几千元左右。 “我们店选址不好,客流量低。一般都是在核心区的知名商场开店。 卖一个月几十万元很容易,但坑基本都被人占了。”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目前有很多电子烟品牌通过补贴等方式争夺线下市场。 悦刻曾表示,计划在2020-2022年投资6亿元,开设10000家专卖门店,目前已达到4000多家门店; BOD还启动了“千城万店计划”,2021年打响补贴战。 yooz、喜屋、雪家等品牌也有不同层次的线下布局,以增加品牌曝光率。

南方周末记者在沙井走访了几家代工厂,了解到一个通用规格标准接口的电子烟烟杆出厂价约60元,外加两个可更换的烟弹约它80元,市场Retail价格200-300元不等。然而,为了扩大用户市场,电子烟品牌甚至一度被卖开出9.9元的“亏本”,意图借用吸引海外烟弹牟利。

3、国标“审核中”,行业进入“中场大战”

根据社交商业信息公司CIC上报的调查数据,截至2020年9月底,悦刻电子烟在全国市场的份额已达到62.6%,并获得国内电子烟 市场 的半个国家。 yooz柚子、博德等行业领军企业紧随其后。

线下渠道的扩张能力和速度已经成为电子烟品牌的生死之战。业内观点认为,电子烟行业正在进入“中场大战”,下半场有实力参与竞争的龙头品牌可能不超过10家。

然而,自2019年9月美国“电子烟大会”爆发以来,海外监管趋严、中国互联网禁售等一系列风波让电子烟成市场成为增长最快的率是近年来舆论最受争议的消费类别之一。

在本次征求意见稿中,工信部给出了“推动电子烟监管合法化、与国际接轨、提升电子烟监管有效性”三个修订理由。

“电子烟生产经营混乱、市场极不规范、虚假广告、假冒商标、专利侵权等层出不穷,吸食电子烟人口老龄化趋势和健康损害由不安全成分造成的此类问题已成为公众健康的焦点。”上海市新烟草制品研究所副所长陈超英介绍。

由于在原材料的选择、添加剂的使用、工艺设计和质量控制等方面缺乏有效监管,市场上部分电子烟产品存在尼古丁超标、烟油泄漏、重金属超标标准、不安全的成分添加等质量安全隐患,对消费者健康的损害难以预料。

烟草业认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应按照《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中卷烟相关规定执行,因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与传统烟草制品卷烟具有核心成分,产品功能、消费方式等方面均同质化。

此前,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2017年10月发布了电子烟国家强制性标准制定计划,由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项目工期为24个月,但时至今日,该国标仍处于“审查中”状态。

作为参与电子烟国家强制性标准制定工作组成员电子烟ODM,陈超英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家标准没有出台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电子烟制定而且技术变化比较快,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新的内容,所以这个国家标准的制定工作还在进行中。”

4、专卖 牌照可能很有价值,监管规则还有待公布

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胡庆元介绍,如果电子烟“参考”烟草管理,可能涉及的相关规定主要包括:专卖license制度、生产企业的许可证审批,批发retail 许可证审批、物流运输业运输许可证审批批发放、进出口贸易和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等

陈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业内“一张电子烟专卖牌照可能值很多钱”。这对于悦刻等行业巨头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中小品牌来说可能成为天价的门槛。对于生产企业的许可审批电子烟 贴牌,“上手”的难度可能略低,但关键要看烟局给电子烟工业发了多少牌照,准入条件、标准和成本有多少。

在销售环节,监管部门对终端渠道的监管经验比较丰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烟系统在全国拥有超过700万家零售网点,是全国最大的零售网络。所有电子烟品牌的零售渠道总数都不如传统烟草。一小部分。 “不管是发证还是特准,监管电子烟零售店都比较简单,但平心而论,电子烟的线下零售能否开出和烟草一样多的店?”方辉半开玩笑的问道。

可以添加尼古丁的内容和香精添加剂(香精香料)的允许清单,这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我觉得电子烟烟液加尼古丁的含量高于2%,但现在很多烟草液体中尼古丁的含量是3%-5%,比传统香烟尼古丁的含量要高更高。为了控制它的成瘾性,需要考虑限制尼古丁的内容。”陈超英表示,尼古丁允许添加的具体内容要等到国家标准出台后才能最终确定,包括哪些香精香料是允许添加的。哪些可以添加,哪些不能使用,还有待进一步明确。

在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起了PMTA(tobacco products市场Permission Entry Application),它是一套产品描述、体内毒理学研究、有害成分和潜在的一系列有害成分检测等报告,以及FDA组织行业专家对报告进行评估的市场Access系统。

“产品没有统一的标准,但评审专家必须有自己的一套判断依据,但按照中国传统,似乎更习惯于有字面化、规范化的判断依据。”陈超英表示,除美国外,英国、法国、德国等多个国家都针对电子烟行业发布了相关标准。参数细节不尽相同电子烟代加工,很难评价哪个监管体系更严格或更先进。

但是让它不受限制地发展显然是不现实的。有专家指出,一旦工信部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正式通过,电子烟的地位将在法律层面得到明确,相关监管规则和国家标准也将进一步明确和完善。实施。

“从国内外趋势来看,烟草行业也是减害和电子化的一大趋势。从目前国内的情况来看,国家对电子烟的态度不是为了压制而压制,但要明确规范和监督方向,我相信市场的力量还是无穷的。”方辉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厂家网 » 电子烟 贴牌,电子烟被“收藏”的前夜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