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电子烟代工厂,富士康与比亚迪的“代工厂之争”

得到更多的帮助,却失去了。

贸易战之际,联想、富士康、华为等国内巨头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在放大镜下,被大众审视和评判。任何动乱都可能导致口水战。一个知名民族品牌逐渐沦为“美国良心”的背后,虽然有不少无奈,但如果一家企业未能站稳脚跟,难免会引起众怒。联想和华为的不同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

富士康的“多事之秋”

在经历了“退出中国”、“郭台铭下台竞选总统”、“商人没有祖国”等一系列风波后,富士康虽然极力否认退出中国,但也难上加难。平息舆论。 2019年,注定是富士康的“多事之秋”。

这个养活了超过100万人的代工厂帝国,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事实上,郭台铭的离开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后鸿海时代已经到来。

此前,当被问及在什么情况下会竞选总统时,郭台铭表示,只有两种情况发生,他才会考虑竞选总统。其中一种情况就是中美贸易战的爆发。

富士康是全球供应链中面临中美贸易战交火的企业之一。一旦贸易战恶化,将面临“站队”的选择。选择华为意味着与美国对抗,必然与美国对抗。不会受到影响;在选择苹果的同时,你可能会面临华为等大公司的订单流失,也可能要忍受全国人民的抵制。

过度依赖苹果的富士康将如何选择?近日,新上任董事长刘扬伟在公开场合表示,鸿海约25%的产能来自中国大陆以外,鸿海有足够的产能满足苹果在美国的市场需求它愿意根据需要转移或扩大生产线,以跟上苹果的需求。虽然不能过度解读,但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表明,富士康仍会跟随苹果的步伐。

在坚守苹果“代工厂”标签的同时,富士康的转型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顺利。郭台铭想用“工业互联网”重新定义富士康。上市之初,工业财富联盟曾在工业互联网独角兽光环下,“特批”一路上市,一度被分析师认为市值将突破万亿元,成为科技公司A股市场价值最高。

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工业财富实现营收801亿元,同比增长3.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70亿元,同比增长8.31%。去年年报显示,2018年兴业财富实现营业总收入4153.780亿元,同比增长17.1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69.020亿元,同比增长6.52%。

从去年开始,Fulink 一直保持稳定增长,但市场 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兴业富联于2018年6月8日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大涨44%后比亚迪电子烟代工厂,兴业富联连续两日涨停。第四个交易日,实业富联股价达到26.36元。之后,它转身下跌,并开始了长达一年的下跌。尤其是去年10月至今年1月,其股价基本在发行价下方徘徊。今年2月随大盘反弹,但最近又跌了。

在绝大多数投资者看来,富联实业的毛利率偏低,沉重的“代工”标签限制了他们的想象。从数据上看,2018年财报显示,产业财富联盟主营业务毛利率依然在低位徘徊,仅8.64%,低于1.48%去年。财报显示,毛利率下降的原因是原材料成本大幅上升。

财报中提到营业收入增加会增加成本。上半年全球部分地区缺货,也导致进货单价和成本上涨。数据显示,通信网络设备成本同比增长24.43%,云服务设备成本同比增长27.91%,但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同比下降28.70%。

工业财富联盟董事长李俊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过去一年专注于研发。工业互联网业务的发展是一场持久战,不能只看数据的波动。对于毛利率的下降,李俊奇表示,毛利率的上升取决于产业布局,无论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行为。工业财富的智能制造是一项长期战略。

代工厂比亚迪崛起

近日,接获伟创力拒绝的华为订单后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比亚迪,在舆论的帮助下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取代富士康的公司,打破了大家对比亚迪新能源车企的印象。比亚迪的代工厂业务浮出水面。

事实上,比亚迪是全球最大的磷酸铁锂电池制造商。因为电池生产,比亚迪进入了3C电子产品领域代工。目前,比亚迪是全球排名前五的ODM厂商。很多国产手机代工,包括华为和小米。

比亚迪计划在2003年生产零部件,从屏幕、镜头模组、键盘壳模具到柔性电路板等。除了芯片,比亚迪几乎供应所有手机零部件。

2007年,比亚迪手机零部件及组装业务收入达到91.90亿元,占收入的43.3%,几乎再造比亚迪。 2007年10月,比亚迪将这部分业务拆分,单独挂在香港主板上,名称为“比亚迪电子”。

从比亚迪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来看,其手机零部件和组装业务占其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比亚迪的收入主要来自三部分:汽车业务(占比58.44%)、手机零部件及组装业务(占比32.47%)、充电电池和光伏业务(占比6.88) %).

值得一提的是,在手机行业需求疲软和市场竞争加剧的影响下,比亚迪的手机零部件及组装业务实际上同比增长了4.34%。

据悉,2018年,比亚迪电子金属结构件出货量约2亿件,约占全球Android金属手机出货量的1/3。 “在金属数控领域,比亚迪电子综合实力位居全球第二。”比亚迪电子联合创始人兼CEO王念强表示,到今年年底,手机组装能力可达1亿台/年。

近日,各种关于比亚迪即将取代富士康的言论纷纷涌现。什么是“如果富士康离开中国跟随苹果,这会不会代工厂会霸中国市场?”、“中国代工厂崛起,支持华为和富士康国内形势不容乐观”等等人们认为,“比亚迪已经成为手机加工领域的新巨头,有望超越富士康。”

抛开舆论来看,比亚迪的体量和4000亿多的富士康相比不算太大,只有富士康的十分之一。现在想超越还为时过早。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由于华为与美国关系进一步紧张,富士康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华为的订单责任很可能落在比亚迪身上。

其实华为和比亚迪的关系一直很好。早在2019年4月10日,比亚迪就举办了2018年线上业绩发布会。会上,比亚迪确认将与华为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与华为在AI、5G、云计算等领域共同推动出行领域智能化转型升级。此前,比亚迪还获得了2018年华为供应商最高奖——全球金牌供应商,可见比亚迪在华为手机整体供应链中的地位。

富士康和比亚迪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02年,当时比亚迪掌舵人王传福受郭台铭之邀访问台湾富士康工厂。在那之后,王传福受益匪浅:他不仅模仿富士康的工作模型,还从富士康挖走了数百人。此后,富士康与比亚迪展开了一场持续数年的“诉讼战”。

自动化之战

从代工厂的转型升级来看,自动化领域的竞争势必成为富士康和比亚迪的焦点。

2018年年报显示,工业财富联盟研发投入总额为89.990亿元,同比增长13.43%。据悉,工业财富联盟的核心研发投入主要包括工业人工智能、工业大数据和精密工具等智能制造领域。工业富力表示,未来将加大研发投入,重点培育智能制造供应能力,在关键技术装备、工业软件和系统解决方案等方面实现创新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比亚迪电子烟代工厂,Fii不仅在精密工具业务上打造了业界首个智能制造工厂,还通过工业大数据和工业人工智能的应用,进一步提升了精密工具智能制造的效益自动化效率提高15%,智能换机时间减少10%,实现加工生产过程中85%的智能纠偏。

年报还显示,精密工具关掉工厂,成为全球第一家工具行业离散制造和无忧生产的智能化工厂,形成了智能化工厂建设和生产的整体解决方案。转型。此外,富联实业还在5G发展初期完成了5G小基站、用户设备、MIMO天线等关键技术的开发,率先在5G时代部署网络部署和数据传输。

1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富士康深圳龙华工厂入选全球“制造灯塔工厂”,成为全球16家技术领先的制造业工厂一个。

这个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青睐的“熄灯工厂”采用了工厂中的全自动化制造工艺,专门生产智能手机等电气设备组件,配备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设备为自动优化系统、智能自维护系统和智能生产实时状态监控系统真正实现了“熄灯工厂”。在优先使用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的前提下,生产效率提高30%,库存周期缩短15%。

可以说,富士康在熄灯的建设上已经是一马当先了工厂。目前,富士康拥有10条起燃生产线(全自动生产线),部署了4万多台自主研发生产的“Foxbot”工业机器人。富士康已具备每年生产约 10,000 台 Foxbot 机器人的能力。

在工厂熄灯的布局上,比亚迪电子当然不能落后。目前,比亚迪电子车间具备全自动化生产线、物流自动化、全流程信息化能力。下一阶段是依托云、网络、大数据打造“wisdom工厂”。预计2021年“熄灯车间”诞生。

比亚迪电子一事业部总经理姜向荣指出电子烟代加工,2015年比亚迪电子产值超过200亿,2018年超过400亿。在产值增加的同时电子烟OEM,员工人数并没有增加。这是最“自动化”的直观体现。蒋向荣表示,比亚迪电子每年在自动化方面的投入基本保证在5亿元。

在惠州比亚迪的手机壳及零部件制造加工生产基地,拥有金属工厂、精密CNC加工中心、3D玻璃车间、模具车间。其产品主要包括金属中框、金属外壳、玻璃外壳、陶瓷、塑料等一系列手机结构件。

目前,一个车间配备了2500台数控机床,755台机械手,日可加工10万件手机金属零件,车间联网率超过90%。整个比亚迪电子工厂就有3万台这样的高精度数控机床。

如今,比亚迪车间的工作人员很少。每个生产单元的设备都是自动化的,机械手将零件有序、稳定地放置在相应的位置,让这些零件在错综复杂的传输线上完成。处理中,当材料不足或出现其他故障时,信息将自动在联网系统中传输。此外电子烟贴牌,在承担运输工作的车间内还可以看到无人驾驶的自动车辆(AGV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厂家网 » 比亚迪电子烟代工厂,富士康与比亚迪的“代工厂之争”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